第81章 往事如烟

梵池一改往日的温柔,抬头清冷地盯着曦和,再次重复了一句。

“扔出去!”

曦和一怔,梵池看她的眼神,好像……带着仇恨?

就连苏颜都是一愣,抬头看这位大师姐,无来由地,一种冰寒刺骨的寒意从她的身体向外蔓延……苏颜打了个寒颤,情不自禁地松开了挽住梵池的手。

虽然她表情清清淡淡,但苏颜却觉得,这位大师姐好像与平日似有不同。

曦和也发觉了梵池的异样,她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恕难从命!”

猰貐虽然是凶兽,却不曾伤过人。

梵池脸色一沉,向前逼近一步,“怎么,我这个大师姐的话也不管用了?”

呵!她才拜入昆仑,这位“大师姐”就要用身份来管教她了。

曦和目光闪了闪,垂首道:“不知猰貐犯了何事,大师姐要将它赶出去。”

“十大凶兽难道还不足以成为理由吗?”抢话的是苏颜。

她虽然觉得梵池有异,但能与曦和作对,她决不会放弃,“臭丫头,你赶快听从大师姐的安排,将你那凶恶的坐骑扔出去!”

曦和没理她,仍旧淡淡地看着梵池,等着她给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!

梵池水眸看了她一眼,突然轻笑一声:“它没有犯事,只不过它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,更不应该出现在昆仑。”

一语双关地说完,她紧紧地盯着曦和,“小师妹,你说师姐说得对吗?”

曦和面无表情地回道:“请恕曦儿愚钝,不明白师姐在说什么,但是猰貐,我不会丢下不管。”

梵池眉眼一挑,依旧温雅隽秀,可是眼波却透着阴翳,“有些事,不是你能做主的,命中注定的人,就是你想拆也拆不开,何必非要来自取其辱?”

她忽然伸出右手,一柄银光闪闪地灵剑闪着刺目的光芒,直抵曦和眉心。

瞳孔一缩,曦和就是再想装傻,也听出了梵池话里的意思,她心惊地盯着梵池,“你根本没有失忆?”

“哼!”梵池冷哼一声,“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,我和他都会平静得幸福下去。”

顿了顿,又不甘心地问道:“你为什么没死?”

曦和沉默,她不知道梵池和华音为什么会在昆仑,也不知道她为何要装作失忆,当年,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?

“你不说我也知道!”见她不说话,梵池莞尔一笑,“是云上救了你吧,真遗憾,没想到九天之上的云上仙竟然会为了救一个凡人而死!”

心中倏地一痛,这是她怎么也无法接受的事实,她害死了云上……曦和脸色渐渐变得痛苦。

梵池暼了一眼,继续轻笑道:“他是可悲的,不过,你倒是幸运的!”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不理会她的嘲讽,艰难的话语自曦和齿缝间迸出,带着隐忍和痛楚。

当日九重天上的一切只有华音、她和云上知道,为什么梵池却知道得如此清楚?

“你说呢?”

“是华音?”曦和面容一白,“他连这也告诉你了?”

“当然!”梵池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“知道他为何要取你体内的娲石吗?是因为我!”

冰冷的剑气从曦和的额前沁入眉骨,梵池却残忍地看着她,“当年,华音为了救我而弑你,如今也是一样,你还来昆仑做什么?”

虽然早料到这样的结果,可是真的从别人口中听说时,曦和心里还是很痛很痛。

她不禁苦笑,华音怎么对她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梵池如此敌视她,难道是以为她是为了她们而来的么?

她抬头定定地看着对面手持灵剑的女子,“我并不知道你们在昆仑,过去的事,也不想再提!”

如果不是云上,她断断不会上昆仑!

梵池狐疑地看着她,秀眉一挑,“让我相信你?除非你现在就离开昆仑!”

“信不信是你的事,”曦和心中微堵,为什么要让自己的离开来成全她的信任?

末了,又加了一句,“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各不相干不是很好吗?”

“你——”梵池没想到她会如此顶撞自己,眸色沉了沉,“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离开了?”

曦和仰起头,“不愿意!”

坚决的话语刚说完,就见一道白光突然斩向身边的猰貐,曦和一惊,她没想到梵池竟然真的挥剑,下意识地便快速挡在猰貐身前。

凛冽的剑气扑面而来,当刺骨的疼痛在皮肤上蔓延时,却听“叮”的一声,梵池手腕一抖,手中灵剑被一道白光击落。

寻声望去,却见一道玄色的身影缓缓落在眼前。

“掌门师兄?”一旁早惊呆的苏颜见到来人,立刻惊慌地叫了一声。

华音向苏颜略点了下头,便走到梵池面前,“师妹,你方才在做什么?”

梵池脸色一变,立即收回灵剑,这才笑道:“师兄,你来了,我只不过是想找五师妹切磋一下。”

“切磋技艺当点到为止,师妹下回可用竹枝代替,以免误伤了人。”华音淡淡地说完便朝曦和走去。

从曦和的角度,可以明显看到梵池蓦然苍白的脸。

她看着缓缓而来的高贵男子,下意识地就要转身而走。

“曦儿师妹?”华音却先一步叫住了她,他落步于前,目色平和地望着她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”曦和回转身子,规矩地行了一礼,“谢掌门师兄关心。”

她的神色很淡,淡到拒人千里。

华音有些愣怔,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初次见面的小师妹的抵触,却不知道为何?不禁皱眉道:“师兄可是哪里得罪小师妹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曦和极速地回答,只希望快点离开他。

“那为何小师妹连看都不曾看我一眼?”

曦和一怔,缓缓抬头,眸光平稳地看着他。

只一瞬,她复低下头去,“如果掌门师兄没有其它的事,我先告退。”

转身牵着猰貐就向前迈步走去,曦和丝毫不曾有片刻停留。

却不料,才两步,垂下的手腕便被一股温暖的力量包裹住。

记忆中的温暖透过衣衫灼烫了手臂,曦和一惊,忽然猛地甩掉华音的手,清秀的脸上布满恐惧,“你、你做什么?”

华音一怔,目色微惑地看着眼前少女,她惊吓的表情就如同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,不禁微赫,“我只是想问,我们以前是否曾见过?”

他说这话时,不仅曦和微惊,就连梵池也同样紧张地看着那道玄色身影。

曦和仔细地凝视着华音,只见他眉头微皱,俊美无俦的脸一脸迷惑,不像伪装,她才清淡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如果可能,她真的希望不认识。

后退一步,确保对方抓不到她,曦和再度转身,牵着猰貐毫不犹豫地出了無花宫。

华音皱眉地站在原地,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消失在转角,甚至有一丝决绝的味道。

他轻声苦笑道:“我有这么可怕么?”

他只是,觉得她有些面善罢了!

“师兄?”曦和走后,梵池又恢复了平日温柔的神色,她轻轻走到华音身前,状似随意地问道:“难道你认识小师妹?”

华音蹙眉想了很久,终于还是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……

曦和一路逃命似的往前冲,她本是想将猰貐牵到小厨房找点吃的,可现下也不可能回去了。

看了看四周,突然想到这兽曾在万山魔地吃过草,于是,她很淡定地将它牵至一片茂盛的树林里,指着一片绿幽幽的草地,对猰貐说道:“你吃吧!”

果然,这上古凶兽竟真的跑过去啃了起来!

对于它的行为,曦和很是惊叹,看着猰貐滑稽的模样,方才遇见梵池和华音的烦忧皆被她抛至脑后。

往事如烟,即使心中仍有不衡,当下的她,也只为救云上这一个目的而活!

曦和走过去,稀奇地在猰貐背上捋了捋,“你好歹是一个凶兽啊,竟然吃得如此素……可见斥邪一定很是虐待你!”

正吃草的猰貐忽然抬头,似是回应般对她“咿咿”叫了两声,又低下头去继续啃草。

见皮,曦和吃吃笑了起来,颇为同情地看着这只被斥邪扭曲了属性的妖兽,“以后跟我着,会有好吃的。”

她笑起来眼波流转,清澈逼人,仿佛酝着彩虹,光彩灼人。眸光一转,忽然看到猰貐背上鼓鼓囊囊的有一个黑色荷包。

曦和奇怪地取了下来,打开一看,却见里面躺着一方信笺:地魂在万山魔地。

简单的七个字,却让她心中一震:三魂中的地魂?

一定是斥邪临走前留下的,他找到了云上三魂中的地魂,在万山魔地?

人有三魂七魄,魄为灵慧、天冲、力魄、气魄以及精英二魄等七魄;面魂则分别是天魂、地魂和人魂三魂。

云上本身就留有天魂,现只剩下地魂和人魂尚在人间飘荡。

可是上回她和斥邪在万山魔地时,聚魂珠没有任何反应啊?

曦和忽然想起,斥邪曾经说过,云上除了一魂尚在,其余魂魄皆已消散,而七魄回归,三魂才能融合。

现如今聚魂珠中,七魄已经聚合,那么,是不是说,只要找到剩下的二魂,云上就可以醒来?

思及此,曦和微微有些激动,她双目如炬,忽然闪耀着矅目的光芒。

云上,她马上就可以救活他了!